不算短的時空,須臾間消失在腦海中,這是相當詭異的體驗,尤其是當你掙扎著醒來,右手感到無比劇痛,而喉頭嘶啞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你懷疑消失的這三個鐘頭,醫生到底如何對待你毫無知覺的肉體。


那是幾天前發生在郡大林道上的蠢事,你相當自以為是的把右手腕給折斷了(雖然當下並沒意料到那麼嚴重),忍著疼痛、不安與懊悔回到平地,隔天的一張X光片正式宣告了你未來兩個月的命運,右手得打上長石膏加短石膏,復原期程至少得兩個月!更別提鋸石膏後復健漫漫長路,這麼長一段時間不能上山賣屁股,想來就讓人抓狂!


所以兩天後再向醫院報到,向主任表明你打算動刀的意願,主任詳細的再說明了一次,同時拿出PDA看了接下來的schedule,『今天就可以幫你動刀耶!』語氣相當熱切,這時候的你反而退卻了,『那就跟你預約下星期一喔。』,實在是沒預料到那麼快動刀,何況你還想讓手臂覆滿石膏的sexy模樣讓大夥瞧瞧勒。


究竟那是怎樣的感覺?除了詭異、你還是只會說它詭異。你躺在手術台上,主任忙著張羅傢俬,護士為你貼上心電儀的貼片後,一旁傳來隨著你脈搏起伏的嗶嗶聲,這時麻醉師出現了,他就是導致這整件事讓你感到詭異的元兇。


麻醉師將麻醉液注入點滴內,接著告訴你左手臂會感覺怪怪的,會有股酸疼感,那是麻醉液開始作用的關係,要你放輕鬆深呼吸別緊張,同時助理將呼吸面罩放上你嘴邊,一股清涼、聞來讓人瞬間倍覺精神的氣體湧向鼻頭,那是純氧,麻醉師要你深吸幾口,然後就會慢慢的睡著了…


結果真的是慢慢的嗎?你才吸了一口不到,前一秒還在跟麻醉師抬槓,話都還沒吐完,下一刻便陷入全然的黑暗。


當你再度回到現實世界,人正在恢復室等待“甦醒”,與其說是甦醒,不如說是痛醒!右手被割開一道長長的傷口,而麻藥漸漸退去,那股無比的疼痛逼得你不停掙扎,然而你越是掙扎,疼痛越發劇烈;喉嚨因為遭氣管強行插入,感覺像三百年沒喝過水,既乾且渴、又像被一記飛拳擊中,只能竭力發出嘶啞的聲音問護士現在幾點了,沒想到一眨眼便是三個鐘頭,護士倒狐疑你怎麼那麼快醒過來。


護士將你推向門外,家人正等候著,照了X光後便回房休息。腦袋漸漸醒了,手還是一樣痛,喉嚨還是一樣啞,這時才發現,下唇還腫起來了勒,該不會是麻醉師趁人之危給上的忘情一吻吧(後來才曉得是插管造成的:p);夜半,手疼得難耐,夜班護士每隔幾個鐘頭便會進門觀察狀況,她為你注入一針止痛,不知是止痛針起了效用,還是枕邊呢喃如暖流流竄全身,你這才沈沈睡去…


隔日,護理長為你換藥,仔細端詳了動刀處,那刀痕比想像中長,起自生命線尾端,拐個彎向下延伸,怪不得主任打趣的說你可以多活一百歲了,雖然這是很沒意思的笑話,但那長長的刀疤將伴你一生,“身上有疤還挺性感的,何況是那麼長的疤!”,想來心底一陣暗爽,你說你真是個怪人。

 


在醫院待了三晚後出院,3號回門診拆線上短石膏,再兩個星期便可解開束縛,又是活龍一尾,而且是一尾附上性感傷疤的活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GR537 的頭像
BGR537

BGR537

BGR53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