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結束了六天的新兵訓練結訓假,隔天與勾洞三旅一百多位弟兄撥交至林口展開為期五週的第二專長訓。


對於成為憲兵,跳傘這夢想與我遙不可及這事實早已接受-軍服帥氣度破表,眼神剛毅、走路姿態鏗鏘有力,小時候去動物園總會被一旁憲兵隊的大哥哥吸引(年幼時覺得大哥哥真帥,我將來也要像大哥哥一樣…),想想其實憲兵也不賴,尤其當我發現台灣三大反恐特勤部隊之一為憲特,眼神中冒出一團火光,一瞬間百種可能自腦中閃現,兩秒後隨即熄滅…原來自從役期縮短後,憲特不再招收義務役受訓。好不容易揚起的鬥志再度沉落谷底,憲特訓可是很吸引我吶!看著四年前應該是最後一批受憲特訓的義務役學長的文章,心臟不斷怦怦作響,那才是我認為當兵該有的生活啊!不過以現今的眼光來看,憲特的訓練方式,不管是精神上的、肉體上的,一百個人裡頭有兩百個會說不人道、變態、沒人性,我倒覺得那是種磨練,畢竟受訓是『自願』,教官的要求作不到,很簡單就是退訓,沒什麼大不了,但是『榮譽』這兩個字從此消失在你肩上。


至於是怎樣的訓練方式讓我小鹿亂撞,明眼人自有門道一窺究竟。扯遠了…


大巴緩緩駛入學校,窗外似乎飄著綿綿細雨,大操場上一群阿兵哥正在打拳,我們被帶往中正堂套量軍服尺寸、剃頭…沒錯,再度剃頭,這樣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是新來的,最菜。接著帶往隊上-在這裡『連』叫做『中隊』,『排』叫做『區隊』,『班』叫做『分隊』,不用說『旅』就是『大隊』了。

 

到了隊上才明瞭人家說新訓教育班長的話能聽,那連雞蛋都能砸破石頭了—憲校操課一樣著全套迷彩服,一堆人傻傻的聽班長說什麼憲兵穿不到迷彩服啦,便把迷彩膠鞋跟小白豹扔了,所以直到放假前這兩天,你總能看見迷彩服混搭小白豹或是五顏六色的球鞋,而止不住的噗呲一笑。隔天中隊長分別打電話到各旅各營各連訓話,不過這顯然不收成效,新訓中心的傻B教育班長們依然我行我素,因為三週後的八洞五梯,混搭風再度蔓延。


因為你菜嘛,剛進來總要做個樣子嚇嚇你,前兩天沒有一個幹部不是板著臉,沒有一個幹部講話不是用吼的,沒有一個幹部臉上掛一抹溫馨的微笑迎接你的到來,因為你菜啊,不先呼愣你,將來騎到我頭上還得了!

 

起立、蹲下要求動作整齊一致,偏偏就是有人大腿沒力,蹲下可以慢慢來,起立要一個世紀那麼久,光是起立、蹲下重複作了幾百次。稍息要有踱步聲、立正要有拍腿聲,偏偏就是有大腿沒力的娘砲,踱步聲連蚊子嗡嗡叫都比不上,拍腿的力道連嗡嗡叫的蚊子都打不死,接著便是稍息、立正無限循環。叫你立正站好你就站好別動,就是有人身上菜蟲太多摳來摸去,撇(請念ㄆㄧㄚˊ)眼去瞄列子外的幹部,想當然爾又是一陣砲轟…

 

陸軍新訓已經一堆傻B了,怎麼到了憲校還是一堆傻B啊,所以剛過完這兩天,我心裡想未來五週難捱了。

BGR5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