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跨年原本是要跟台東的原住民朋友去壽,圍著營火大口吃肉小口喝酒馬拉桑,等到2008年第一道曙光射破雲層的同時,在升旗台升起內本鹿尋根隊的旗幟…

→為什麼是小口喝酒? 大口大口喝一下就沒了阿!

我熱愛原住民,對於布農族尤其感興趣,這樣的經驗對我來講具有相當的意義,一想到整個人就是止不住的傻笑!

但是迫於現實—我還是個學生的現實,本分該把課業顧好;如果參加了這一趟內本鹿尋根,再加上12月中為期12天的地質調查,期末考應該會爆掉吧!

22號地質調查協作結束,下山沒兩天見著牛的訊息,才想著跨年要宅在圖書館念書了,沒想到就提了進二子溫泉的計畫;喔! 太美妙了!

一來可以不用宅在圖書館;二來寒假一支隊伍設定二子溫泉為出口,先去瞭解一下水路狀況,免得走了兩個星期的大山大水到了二子溫泉苦著臉;三來二子溫泉盛名已久,那可是渾然天成的溫泉「河」阿!



對二子溫泉的認識是從白石傳說開始的,舉凡跟恰堪溪有關的隊伍絕對離不開二子溫泉,整本白石傳說縱橫於恰堪溪流域的隊伍,提到二子溫泉的次數應該不下百次吧!

二子溫泉出泉量之大,在台灣的野溪溫泉中稱得上數一數二,過去採礦道路最深入時,吉普車可直接開到二子溫泉旁,而目前採礦業停擺,採礦道路不再向內修築,僅河床上目前進行中的工程有一段道路可供使用;行車終點在攔砂壩過後約七八分鐘處,你看到好幾支怪手就表示不能再開了,從這裡開始步行到二子溫泉尚須三個小時半,途中須涉渡溪水數次,不過冬天枯水期水量不大,選好渡溪點,涉渡不成問題。

二子溫泉不止出泉量大,吸引人的地方在其『好泡』。

二子溫泉『河』聽聞已久,一直以來我想像中的二子溫泉:出泉量大、水溫極高,湧入恰堪溪後於一岸綿延成百餘公尺『有溫度』的水流,但可能源頭溫度過高,溫度適合浸泡的地方又因冰冷的溪水不斷進退,導致冷熱不均…

到了現場,我呆住了,不是因為CL跟蚯蚓叔叔脫光光跳下去,而是它完完全全不是我想像中那樣,的確是溫泉『河』,不過是『獨立』於主流的一道溫泉河;出泉量大這不用說了,不大能變成河嗎? 重點在其湧出的泉水溫度適中,完全不需要引溪水調和就可以直接浸泡,架港的原湯阿!

其中一道出泉口讓幾塊大石圍繞,前人搬來石塊堵住大石間的空隙,成了能完全浸泡於其中的天然浴池;不過這一池泡久了水溫還是嫌高,這時起身走向溫泉河中游,CL發現一窟天然的小潭,小潭裡頭一塊光滑岩面角度剛好,整個人順勢躺下,可以享受水流不斷沖擊肩膀,很過癮吶!

我們一到二子溫泉,CL率先脫『光光』泡進水裡,歐買尬!翠玲跟采庭不是還在旁邊嗎?
接著蚯蚓叔叔也脫了,牛見狀也跟著脫了,三個大男人一絲不掛的泡在溫泉裡,這很好阿!我總是認為泡溫泉不應該穿任何衣物的,只是我的觀念還沒開放到男女共浴阿!



這三天彌豬小隊竭盡彌豬能事,反覆進行吃、泡、睡循環,吃飽了泡溫泉,身子骨酥軟了便窩進睡袋,睡醒了繼續吃,吃完了再泡…

跨年那一刻預設是要泡在池子裡大喊新年快樂的,沒辦法嘛,我們是彌豬小隊,不知不覺就在「睡」這個階段度過了,凌晨零點十分,遲到了一下下的新年快樂,大夥鑽出帳棚烤火,接著跳進池子裡享受新年第一泡—頂著強烈大陸冷氣團的低溫,以巨石為枕、蒼芎為帳,微光中,霧氣不斷蒸騰,好一處人間天堂…




過去深入恰堪溪探勘的隊伍必定以二子溫泉為起點,對於能夠有路線安排第一天在這溫泉鄉,甚至是過溫泉而不裸身縱入,個人感到非常佩服,這是我辦不到的,當然我也不會安排這樣的路線,溫泉就該放在行程的結尾痛快享受壓!

BGR5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