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認份的說,結束了,收心吧孩子。

在台東待了一個多星期,除了美奈田,山肉,喝不完的酒,勾起的悸動也得到了答案。

無論是那個部份,都該結束了。

下午從高雄回台中的客運上,眼前的景色不停向身後逝去,
想著就這樣了啊? 腦袋是空著的。

兩條平行線永不相交,
我懂,也領悟過很多很多次,但總是學不乖。

了不起就空虛個一陣子嘛。

BGR5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