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社啟蒙了我對登山(撿百岳)的狂熱,繼而點燃我心底對探勘的熱情.

最近一年多,想走些非傳統路線,社上卻找沒有咖,
一心想把這種不同的感動,不同的體驗的方式呈現給山社的大家,卻始終得不到共鳴.

這寒假帶了兩個當初我頗看好的學弟走了趟難度不高的長勘,
出發前豪情壯志,下山後心底卻是出奇的平靜.

這趟給我的回憶並不深,因為隊員間沒有讓我感受到患難與共的情誼,
甚至是結束了兩個星期的旅程,隊員的反應也不如我所預期,
特別是兩個學弟.

就像秋姐講的,一個人身體裡是不是流著探勘的血液,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在這裡我把探勘解讀成一種流浪的方式,一種不同的體驗人生的方式.

入社一年,看過丹大札記,九華那七層巨瀑深刻地印烙腦中,
但真正吸引我,驅使我上前一探的,是那股無形的連結,
有著同樣的目標,不管路再鳥,肩上負擔再重,沒有半句怨言,沒有半張苦臉,
只為了辛苦耕耘後,甜美的果實.

始終期盼著學弟拿著地圖,興奮的告訴我他想去哪裡,
但卻是我興奮的告訴他們哪裡多漂亮,希望他們可以跟我去看看.

臉再怎麼熱,也是會被冷屁股一滴滴吸去熱情的.

所以啊,寒假這趟結束之後,心裏有個底了..就到這裡為止了罷.


暑假再完成一支,我要脫離了.

創作者介紹

BGR537

BGR5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