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今年2月份金石馬拉松之後,慢跑鞋幾乎不曾再被我穿過,去年那股熱情消失無蹤;自忖十月份總計廿二天在山上背石頭,腿力正達顛峰,今年應能輕鬆應對,沒想到成績卻是比去年差,非常差,還傷了膝蓋。

 

有了去年的前車之鑑,這回我刻意擠進起跑前的隊伍前段,為的是避免在第一折返點被人龍塞住,同時稍加快了到第一折返點前的速度,此舉奏效,並沒有像去年在這兒被耽擱,順順的就通過了感應地墊;此去節奏都控制得不錯,直到返抵牌樓時,覺得後腦-脖子緊緊的,不以為意,直覺是沒睡好的緣故-跑前一晚我只睡了三個鐘頭。

 

跑阿跑,身旁的跑友一個個被我超越,天公降下的雨滴時有時無,6K過了,跑鞋前端讓地上雨水沾濕了,7.5K補給站過了,吞下兩塊香蕉跟一杯舒跑,再往前不久就會抵達溪畔,那是半程馬拉松的第二折返點,但是在這之前,你必須經過連續的緩上坡;經過第一段緩上坡,右腿不對勁,不是大腿肌肉也不是小腿肌肉,似乎是膝蓋附近,微微透出一股令人不安的感覺…

 

你放慢了速度,試圖讓那一股令人不安的感覺消失,很不幸它非但沒消失,還鼓動左膝一起加入;第二折返點後,原本煎熬的緩上坡該是愉悅的下坡道,只需放鬆便會有股速度帶著你前進,一對膝蓋卻是再也承受不住任何壓力,哭天喊地的嗚咽了起來,原先被超越的跑友逐漸離你遠去,終於你選擇停下腳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何況還得靠這雙腿吃飯吶,爆了膝就划不來了!

 

餘下的里程中勉力維持著快走與小跑步,與去年的快意對照,納悶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想來是太久太久沒跑步了,而十月份兩趟,總計廿二天在山上進行了超乎尋常重量的縱走,對膝蓋必定造成相當程度的負荷,這是給我的一道警訊-我的膝蓋再也不是無敵的了。

 

最後我比去年多花了廿三分鐘完成,成績不重要了,什麼時候能夠挺進全馬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沒讓膝蓋在這趟活動中繼續受到傷害,接下來到12號之間這些日子我得盡可能好好保護,而我想到的方法是多吃豬腳雞爪這一類的食物,這我最在行了!

 

by the way,稍微留心一下,你會發現今年整體表現比去年稍差,主要是因為路線往峽谷更深入;今年的第一折返點不像以往設置在亞泥門口,大約提早了幾百公尺,一來一往將近一公里(甚至超過),當然沒那麼好的事讓你少跑,這裡少的就在後面補給你,以半馬為例,以往的第二折返點都是設置在溪畔(龍王颱風那年例外),今年則是在過了布洛灣的一處隧道內(個人認為這點設置得很差啊,隧道裡頭烏漆嘛黑的);路線更深入了,相對的上坡道的路段也就增加了,相信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到了溪畔滿心期盼,結果卻是幹著跑到布洛灣-大會今年沒有印製大會手冊,沒能update路線資訊吶。

 

BGR5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熾
  • 所以平時還是得運動囉~
    要好好照顧你的傷呀
  • 就是說啊,爬山跟慢跑雖然都會使用到大腿的肌群,
    慢跑的強度比爬山大,特別是瞬間對膝蓋的衝擊力道…

    BGR537 於 2008/11/26 09: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