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3 Fri 2008 14:27
  • 970520

 

一年前的這一天,微涼的夏夜在坪林CL家,一群人看著牛剛剪好的嘔心之作,小武端出以可可粉灑上祝福,精心製作的蛋糕,我在又驚又喜的心情下度過。

一年後的這一天,我卻是埋首於一道道艱澀的公式,努力把腦裡空白的答案卷填滿關於擋土牆結構與極限土壤承載,隔天考試結束後的校園空無一人,只有拉得老長的月影踱步,空氣中瀰漫著夏雨過後獨有的味道,『明天還有一科啊…』,想著今晚又得熬夜了…

不過我是幸福的,我有一群可愛的學弟、學妹;在三科考試終於結束的晚上,我到琮維他家洗衣服順便看這一集的MIT台灣誌,他們正要突破頹倒的玉穗吊橋進入拉荷阿雷的老家,那座讓我們撤退的吊橋他們是怎麼突破的,我很是好奇。

剛到琮維家習慣性的拉開冰箱-這是我的壞習慣,我總是喜歡看看別人家裡的冰箱都放些什麼,說不定有好喝的:p 瞥見最底層放了個紙箱,一看就知道這是塊大蛋糕,而且是甜點心球的蛋糕-我實在光顧太多次了,所以一看就知道;不過當時沒想太多,這冰箱是共用的,或許是某個人的吧!

接著MIT台灣誌開播,他們竟然大剌剌的爬上吊橋鋼索到了對岸,最基本的確保都沒有,實在讓人捏了把冷汗;在確定人員可以輕裝『爬』吊橋之後,他們架了突擊吊橋,那是一條懸繫兩岸的主繩,用作將大背包等裝備以鉤環掛上,再以另一條繩拉到對岸,沒了大背負荷的人兒就可以輕輕鬆鬆的爬吊橋到對岸去了;這一招出得絕,三年前我們怎麼沒想到啊!

過了吊橋順順就上稜,玉穗社當然是手到擒來,往後有機會再進去拜訪拉荷阿雷吧,只是不曉得吊橋還能承受多少載的風雨摧殘呢?

當節目進入尾聲,眼角餘光發現有人在門外你推我拉,鬼鬼祟祟的,唉幽,那不是安棣嗎?怎麼連家維也來了?再聯想到冰箱裡的蛋糕…嘿嘿…這群人啊,怎麼那麼三八啊!社上學弟學妹們一個個進了門,把琮維家客廳擠爆了,算了算有廿個人,我好感動!一向多話的我這時候反而彆扭了,一直以來都是我負責起鬨,今天換了角色讓學弟妹為我慶生,不得不承認我緬靦了…(羞)

重點還在後面,當家維跟小佾拿出準備給我的禮物,我驚訝到不知道該說什麼!那是一塊約120*60公分的亞麻布,小佾採了一堆植物的葉子,大夥在上頭擣阿擣的留下拓印,構成一幅很有質感的畫作,再加上大夥留下對我的祝福,感動值爆表,當場幾乎說不出話來了!





我很感動,真的很感動,很喜歡家維的點子,小佾的用心,這份禮物要跟秋姐在佐久間採給我的二葉松毬果,並列是我收過最棒的禮物了!當然,還有大夥給我的祝福,我在山社是老大哥了,說話直,常常傷了人;但大家還是不嫌棄的幫我慶生,我……可惜我是硬漢,淚逼不出來啊!

我心底一直有個夢,將來在花東或是苗栗山區有塊地,起棟自己設計的木屋,前院則是種了成排的阿勃勒跟藍花楹,每年的這個時節,阿勃勒綻放落下朵朵金黃,一定找大家回來,在黃金雨下聊過往話家常,喝酒吃肉狂歡一整夜!

970522,雖然晚了兩天,我還是很開心的度過了,謝謝山社的大家,我永遠不會忘記大家的。


BGR5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熾
  • 建一個自己的小木屋呀~
    這夢想真是不錯^^
  • 我的夢想是開一間民宿,結交同樣有相同興趣的朋友,如果能在花東落腳,颱風過後還可以到出海口撿木頭跟石頭歐。

    BGR537 於 2008/05/27 18:09 回覆

  • 小麥
  • 看MIT的時候,我和你想的也是同一個問題,哈哈!
    記得 以前大學社團也有幫我過一次生日 前幾天還把那張卡片拿出來回味
    一晃就近十年過去了 有一種人事全非的感覺啊!
  • 是阿,時間真的過得好快,
    不曉得十年之後的我會是在作什麼,回過頭看看十年前的我會是怎樣的情懷,
    想到就覺得好有意思…

    BGR537 於 2008/06/14 17: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