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MIT跟著黑熊研究團隊深入玉穗社,他們出發前我從前輩小林那兒得知這項訊息,原本以為會從上游的吊橋突破進去,沒想到竟是從中之關下切,硬碰讓崩壁吞了一半的玉穗吊橋;當然他們順利突破了,只能說兩年前的我還是太嫩。

放上兩年前的記錄…
------------------------------------

中興山社 玉穗社

日期: 95/04/01~04/04
領隊:凱眉(森林三,領)
隊員:金臺(土木三,見領),琮維(森林一,嚮),明政(生科一,嚮),子慧(生科一),登霖(電機三)

四男兩女共六人,嚮群比2/3

交通:國道客運 台中<-->臺南
吳大哥 臺南<-->中之關

預定行程:

03/31 Day0:台中→臺南→南橫130k中之關停車場 C0
04/01 Day1:C0→玉穗吊橋→稜上紮營 C1
04/02 Day2:C1→荖濃溪三角洲營地 C2
04/03 Day3:C2→玉穗社往返 C2=C3
04/04 Day4:C3→南橫中之關→台中


實際行程:

03/31 Day0:台中→臺南→梅山遊客中心 C0
04/01 Day1:C0→南橫中之關→玉穗吊橋→1290m平台 C1

[04/02 Day2:C1→南橫中之關→向陽工作站→向陽山屋 C2
04/03 Day3:C2→向陽山往返→嘉明湖避難小屋 C3
04/04 Day4:C3→嘉明湖→三叉山→C3→向陽工作站→台中]


參考資料:

90.03 玉穗社幹訓(成大)
92.01 玉穗社(中原)
77 玉穗社(林谷松/楊南郡)--關山越嶺道調查研究報告

玉穗社本稱塔馬荷(TAMOHO),是布農抗日英雄拉荷阿雷的最後基地,位於現今
南橫北方拉庫音溪與荖濃溪間的深山裡。日據第五任總督佐久間佐馬太實行五年
理番計劃,沒收布農的槍枝,引發大分事件。事發後拉荷阿雷為尋找永久抗日基
地,大正六年(1917)舉家遷移至深遠的玉穗社。日人為對付頑強的拉荷,繼八
通關越嶺道,再修築關山越嶺道(南橫前身),關山越嶺道上的中之關駐在所可完
全掌控玉穗社。玉穗社腹背受敵,天險已失,拉荷終於在昭和八年歸順日本政府
,二十年之久的抗日行動畫下句點。

根據民國77年林古松楊南郡關山越嶺道玉穗社的勘查,拉荷之故居尚留屋後及側
翼之砌石牆遺跡,其他則完全荒廢。網路上只找得到成大90年中原92年的記錄,
但均未詳細尋訪,只約略帶過有見到駁坎,若此行順利走到玉穗社,希望能做
詳細一點的調查。


行程紀錄:

03/31 Day0:台中→臺南→梅山遊客中心 C0

交通天不贅言,司機吳大哥是個有趣的前輩,臉上滄桑看不出已六十有二,爬山的孩子不會變壞,所以爬山的老頭子也不會變老了.


04/01 Day1:C0→南橫中之關→玉穗吊橋→1290m平台 C1

凌晨一點抵梅山遊客中心,就廁所前一塊廣場湊合著睡;五點就得起床,耳酣夢縈之際,一群年輕人莫名出現在一旁嘻嘻哈哈的搭帳,惹得狗狗跟凱眉狂吠,他們才小聲點.

0630 中之關步道口,找到下切點.過了中之關停車場往天池方向,算過去第二根反射鏡旁,十公尺前樹立一根路
程標示"啞口16 km;檜谷山莊 10km;天池 5km".
0707 出發! 撥開芒草明顯路徑一條,陡下去就是.

五分鐘後一塊破舊藍白帆布,應該就是紀錄提到的帆布獵寮了.往後均行於人造林底,路徑明顯,不時出現樣區調查的標記.

0750 出樹林後接上一段亂石瘦稜,視野良好,拉庫音溪及荖濃溪曲流合匯,多尾蘭-玉穗-雲峰聳立眼前,硬是隔開兩條溪流,清晨薄霧淡淡,拐個彎溪床開闊,不管溪底水花滔滔,水聲隆隆,眼前這一幅好靜,好美.

0800 休,這一幅景不停下來細細欣賞太可惜了.

這一段荖濃溪前後都是峽谷,一路激盪至多尾蘭稜西河床開展,不由得佩服原住民的智慧,他們沒有地圖,沒有飛天的能力,憑藉的是與生俱有的,越過一座又一座的山稜,尋得能與日軍對峙廿年的天險之地.

0815 出發! 腎厥的塊莖味澀,但真juicy啊.

此後稜漸瘦,但仍亂石成堆,進入林底後覆土增多石漸少,直至接上1420落葉平臺.

0900 1420m落葉平台,大休.寬廣的平台鋪滿落葉,睡這種營地鐵過癮極了!
0925 出發,方位角58度下切,落葉平台過後坡度趨陡.
0934 路左雜林內有一條台南市微笑協會的路條,不知為何用? 過去行經該處嗎? 路 轉東南,繼續下切,離稜,此後均行於陡坡上,不見任何明顯稜線.
0943 方位角18度,腰繞;三分鐘後路轉為126度下切,鬆土間雜落葉,極陡.
0953 再下至一平台,高度約1276m,已無路跡,找路;對照紀錄,成大便是在這開始找 路的罷,就當這是1290m平台.

正北方陡坡超過60度,架有很詭異的橘色扁帶,扁帶共架了三段,先是下切,橫渡後接上第三段上切,接回先前下切到1290平台前的陡坡;扁帶非常新,先前見到樣區調查皆是以尼龍繩劃分區域,沒理由這三條扁帶是用作標記樣區,架設的方式看起來也不像啊,所以我說它詭異.

1010 不久後琮維尋得路條,就在這平台南方不遠處,"有路條跟就好辦了!"心底這樣想,跟著路條踩過一根根的倒木枯幹,在林底兜了一圈,竟跟回剛下大背找路的地方,"媽的! 鬼擋牆了!"

下大背仔細思量重新找路,心中兩點疑問.
1.橘色扁帶架設於此的作用為何? 此去為北方,玉穗吊橋不在這方向,沒理由這是下切點.
2.1420m落葉平台過後的路跡不若先前清楚,下到1290m平台後路跡全無,獵季剛過沒多久,怎麼不見任何獵人的蹤跡?

一小時後找到下切點,由平台邊緣循東轉東南行,記錄言"路在大石上有長樹的下方",這大石應該說是一塊裸露的頁岩,頁岩性脆易裂,看似完整,實則一經掰弄即崩落;裸露岩頭的下方正是直達溪底的崩壁,而舊路崩了,老舊的路標頭在七米前方一根支幹上,回頭拆了那三條橘色扁帶,沒料想到那麼早開繩,怕是帶的扁帶不夠用啊.

1120 架繩時看著對面崩壁從稜線一路崩到溪底,拉庫音溪近在咫尺,納悶怎麼還不見吊橋的當下,琮維在上頭大喊見著了! 混凝土塔架矗立此岸,視線循殘破不堪的橋身望去彼岸,一切都得到了解答,為何沒了路跡,為何沒了獵人的蹤跡;對岸崩壁把橋給吞了啊!

舊路崩塌處無踏足點把手點,架繩後輕裝通行腳下砂石流瀉不止,遑論重裝? 退回繞至上頭有植被處,另拉一條扁帶直接下切接上老舊路標頭,避過這一段坍塌.

老舊路標頭一旁即記錄提過的鐵線,小探一段後回至下切處,與領隊商討對策,目前情況一則下切後舊路仍是崩塌,重裝不易通過,二則吊橋讓崩壁給吞了,即使過了吊橋,崩壁該如何突破? 日正當中,飢腸轆轆,攤坐在大背上,先給填飽肚子再說吧...

1310 出發! 決定輕裝下切至玉穗吊橋,看看吊橋狀況及對岸崩壁情形如何,順道取水,這一夜便安營於1290平台吧! 即使下頭狀況ok,不過晚預訂行程2~3個鐘頭,少睡點便是.

下切後接上鐵線,循幾條殘破路標尚可湊出舊路,但腳底砂石一踩即滑,這樣的坡度,滑下去就直接進拉庫音溪泡涼了啊!

1348 橫渡至此,轉東南下切,極陡,不久見舊拉繩兩條(麻繩).
1355 繞過一巨岩吊橋出現眼前,路已轉正南,不消一分鐘即抵橋旁.

拉庫音溪在此成西南-東北流向,橋為南北走向;一如上頭所見,崩壁吞沒了對岸吊橋,受崩壁影響,原已殘破的吊橋更是傾頹;而橋下是一深潭,前後絕壁,上下激流;渡溪不是難事,渡了溪尋上切處就有問題了,裝備夠經驗足或許能夠下溯找小龜頸上切,罷了,搖頭興嘆.

1550 出發回1290平台.
1615 下切點,整裝.
1630 1290平台,紮營吧!

這一夜圍著營火,錫箔紙裡頭包的是金針菇跟萵苣,飄來陣陣奶油香;西瓜躺在一旁,沒辦法跟拉荷阿雷一起分享,就把你帶上嘉明湖畔吧! 乾魷魚丟上柴火,烤愈久,嚼之味是愈鮮,口水都流出來了;薄酒下肚,和著拉庫音溪水隆隆,唱出你我的熱情. 別了,總有一天再來的! 或許是從上游,踏過其他搖晃的吊橋;或是從你老家,日人巧取豪奪你族人槍枝的地方,翻過中央山脈,循著你過去落腳塔馬荷的路徑.....


04/02 Day2:C1→南橫中之關→向陽工作站→向陽山屋 C2

發懶摸到九點才出發回程,約莫下午一點回到南橫中之關,攔車上嘉明湖逍遙去!

回程途中經過第一天0800休息處仔細看了看多尾蘭-玉穗山腰,一條明顯的"線"自多尾蘭山腰斷斷續續的腰繞到玉穗山腰,納悶,不曾聽聞那裡有"路",不曉得那是啥? 該不會是地層滑移吧.

行鍵盤至此,往後行程沒有必要再記錄下去了..                                                          C.T. 04/23

BGR5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